2009/12/01

親愛的,你愛故我在

http://lulato.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html



魯寶的酒窩,笑笑…,魯很少笑,但是牠也是會笑滴…(只說要去散步,就會咧嘴而笑…,狗真是一種超「直白」的生物啊!)


最近這一陣子,對於安靜有種近乎偏執的癖好。(這算是二個月沒更新部落格的藉口嗎?)

安靜,要像流水一般。

不要喧嘩,不要吵,不要用力,不要斧鑿。
不要憂鬱,不要狂亂,不要即拋的情感,也不要像暴風雨的悲傷。

總是在失戀的歌,聽不下。(因為失戀離我有如冥王星那般遙遠…)
總是在哭泣的戲,看不了。(為何還在看「天下父母心」啊?)
總是在繡花的文章,也讀不了。(因為大腦纖維化?)
太多的調味,令人失去感覺,那是一種很難消化的負擔。

對於自己這種改變,實在有點害怕, 害怕少了那些大起大落的戲劇化,或是那些虛構的幻想情節,會從此遺落了快樂的技能嗎?

這可能是–老了嗎?
還是我快樂的沸點變得變來變高?
原則和規定變得愈來愈多?
開放和可能性戀得愈來愈小?
還是我變的像形容苦味巧克力一樣,傾向「成人」的口味?

那些過度美化、誇張、形式化的人造情緒,相對來得很遙遠和卡通化,刺激過度的神經,似乎愈來愈挑剔裡頭是不是放了太多的人工甘味和辛香料。

我還是為因為某些事物而喜悅著、歡喜著、熱血澎湃著。

在真實的生活裡,很多事情都是以非常「安靜」和「幽微」的過程在發生著,愛、快樂、痛苦、悲傷、憂慮、尷尬、千萬個沒有名字的情緒和訊息…,它們以非常巨大的量包裹著生活,我們被浸透、被醃漬,我們因此而改變著,但是卻不知道自己究竟嚐起來變成了什麼味道,因為很少人去把自己切開,用力的搾取那些汁液,並且有勇氣品嚐。

為了證明我們擁有它,所以必須要把它從生活裡提煉出來…,再演繹,再放大,再烹調,然後坐在桌前再重新咀嚼、感受。

但是大多數人活在一些被少數人精心調味的想像中,把那些別人製作好花花綠綠的包裝紙貼在腦海裡,而外包裝和內容物卻可能天差地遠。

突然間每件事都變成了「找找看那裡不一樣」的遊戲…
為什麼我的戀愛是這樣?
為什麼我的夢想是這樣?
為什麼我是這樣?
如果不是這樣,我到底是怎樣?
或是拚了命要令自己跟包裝上所寫的相符。

如果人可以像遊戲一樣從外頭看著自己,操控著自己,我想應該會過得更好,泡在身體裡,常常會像新世紀福音戰士裡,坐在零號機的凌波零(少女戰士),發生精神污染的情況。



因為看不到自己,很容易失去自己,為了確認自己的形體還存在,必須要照鏡子。

如果要確認自己的靈魂還存在,要作什麼呢?

從電影主角的體驗裡找到共同的情感。
從小說文字的訊息中撿拾一些似曾相識的悸動。
從生命裡人們的互動中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12月到了,感性的腺體又開始不正常的分泌旺盛,
即將邁向2010,(如果2012是世界末日的話,那就只剩兩年了耶…)
感謝過去一年來曾給魯跟大媽的關注和照顧的朋友們。

從你眼裡的倒影,看見你愛我的證明。

親愛的,你愛,故我在。


2006聖誕有感~給親愛的朋友

8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