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7

魯拉圖的電影館–投名狀vs赤壁,這是同一個金城武嗎?

http://lulato.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html


「投名狀」–真實無以名狀(金城魯海報秀)







________________內文有小小雷________________



同一個金城武?

最近剛看完了「赤壁」,接著看了「投名狀」,同樣是歷史事件題材的電影,怎樣會給人如此大的落差,除了裡面都有我家帥魯分身–金城武的演出外,幾乎無法想像,這會是同一個演員的表現。

演員是誰?
看完「投名狀」我突然對「陳可辛」這位導演產生了某大的敬意和崇拜之感,他把華人界三位知名男演員–劉德華、李連杰、金城武,變成了三個無名氏,第一次在電影裡忘了他們是誰,他們就是那個角色,而不是他們自己。

導演,讚!
雖然陳可辛導演在之前已有許多成功且揚名國際的電影,例如:金雞、甜蜜蜜、如果愛…等,但因為大媽不特別偏愛愛情片和歌舞片,而且香港的時代背景和我的生活經驗有一段距離,比較難得到共鳴,反而是他的舊作「風塵三俠」,特異的風格和電影畫面,到今日仍能哼出它主題歌的旋律,依舊記得那三位女俠的風采和瀟灑,令人印象深刻!

燒四千萬美金拍出「真實」
而這部電影是外資的大製作,耗費了四千萬美金而拍成,通常砸錢的大片,都會拍出令人跌破眼鏡的作品,就像藝術家一心求好,只想超越以前的成績,太關心票房,太專注於觀眾的口味,往往都會鑽牛角尖到科技聲光效果上頭,例:神鬼傳奇三、地獄怪客二…等,要不然就是在劇情上猛下藥,重口味的手法弄得觀眾七葷八素,暈頭轉向之際,突然間雲霄飛車就駛到了終點,不是餘韻未絕,而是錯愕加上糊里糊塗,二、三個小時,到底看了什麼?故事到底在講什麼?想了半天,除了驚心動魄的動作場面和令人嘆為觀止的動畫外,腦海中仍然一遍迷惘,殊不知「故事」乃是電影最重要的部分,空有好的形式,沒有好劇本,一切也是徒勞。

而陳可辛他作到了,「投名狀」原是由「刺馬」改編而來的歷史奇案,講的是一名兩省總督馬新貽在上任當天遭到不明刺客刺殺身亡的故事,而他用了舊的歷史作血肉,講了一個新的故事,一個動人且真實的故事,這裡的真實,並非講背景事件或人物,而是人的情感刻畫,達到了一種前所未見的深度,在演員的眼中,我看到了「真實」。

真實的力度
導演為了呈現這種心理層面的「真實」,他將以往吊鋼線高來高去的輕功降到了凡人的高度,在這部電影中觀眾的視角被從天空拉回到地面上,觀眾再也不是個俯視一切的旁觀者,而成了戰亂渾沌中的一員,我們同樣被滾滾黃沙遮掩,同樣陷在動彈不得的戰壕中而呼吸困難,同樣為了飢荒在痛苦忍耐,主角在戰爭裡也不再是以一擋百的絕世高手,李連杰不是英雄,也不是功夫皇帝,他成了躲在同袍屍體下裝死偷生的將領,他們所作的,就是以一個人能力所及的事,因此更突顯人的奮力掙扎的極限和挑戰,面臨困境和感情衝突時,心中極強的掙扎,和那種歷經深度的無奈後,極度的哀傷,而這些力度,都是在人的角度下,以真實情感作經緯拉扯出來的,加上演員用心地演繹,令人激起胸口滿溢的感動,使得一幕幕經典的畫面,都足以烙在觀眾的記憶中。

如詩的畫面
電影中的每一個鏡頭都可以化成一幅畫,充滿藝術感的低飽和色調,都是為了呈現人們心理的真實映照,在戰爭圍城時,天空籠罩了黑色的霧氣,那不是真的風景,但是對於在攻城挨餓的士兵來說,對於在城內苦苦支撐的百姓來說,天是黑的,空氣裡瀰漫著死亡凝重的氣味。

熟為好人?熟為惡人?
史書總是一、兩句話將人蓋棺論定,在這個歷史故事裡,背信忘義的大哥似乎就擔任了這個壞人的角色,為了偷生而裝死,為了升官背叛兄弟結義的誓言,為了私欲以眾生百姓的福祉為藉口而恣意妄為,為了兒女私情而與自己兄弟的妻子私通,為了得到名利,不惜利用自己的兄弟作為工具,這樣的一個人,的的確確的是個壞人,在史書、在歷史故事裡他都已經有了非常明顯的角色和定位,但在陳可辛的故事裡,卻是以這個「壞人」作為主角,告訴我們這樣的人,如何以一個人「真實」活在那個世界的歷程,我看到的不是一個壞人,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生,如何在亂世中找到認同,如何在痛苦中抉擇和忍耐,突然間李連杰所飾演龐青雲(大哥)的這個角色,從扁平的壞人轉變成一個有情感厚度而存在的生命。

用我們的角度,用人的角度來思考,人是會變的,在面臨生死關頭時,都會想要活下去,在大難不死後,遇到跟自己情感契合的女子一夜姻緣,又有何拒絕的道理,這時的大哥,心中才慢慢燃起了對生命新的熱情,但對於自己的未來仍是一遍茫然和迷惑,直到遇見山中以搶軍糧為生的匪幫頭子,金城武飾演的姜午陽和劉德華飾演的趙二虎,因搶糧行動中表現亮眼,受到接納後,決定三人要結拜,納投名狀時,其實他的心中仍是不確定的,投名狀的儀式必須要任意殺一人,大哥對著對方說:「認清我的臉,下輩子來報仇。」此時,他心中是不忍的,之後在山中群匪中得到肯定和信任後,他慢慢希望能夠利用自己的的長才來幫助這群人,帶他們去投軍、打仗,一方面改善他們的生活,漸漸地他心中的理想和成就也愈來愈靠近,人通常在成功後,都會希望得到更多,在戰役的成功後,他開始有了遠大的野心和理想,他想要救更多人,得到更多的權利,當更大的官,就能幫助更多的人,所以他不計一切手段爬上去,即使這個過程要犧牲小兵、犧牲無數無辜的人,最後甚至是和他一起奮鬥的兄弟,雖然極度悲痛,但大哥心中認為他們是為天下百姓而死,不是為他一人的名利而死,所以他們的死是值得的。

無奈政治現實的利益只將他當作一只棄棋,悲哀的是,他不僅失去了兄弟,也失去了他自己。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自許的英雄,往往都載著一只魔戒,那強大權利的誘惑,往往讓靈魂走向滅亡,口中還喃喃自語:「我是為天下人好啊!」(感覺真像台灣的政客)

而他在亂世中愛上了自己兄弟的妻子,雖然是深受良心譴責,但他還是敵不過內心的衝動和真愛的呼喚,在兩種情感的雙重折磨下,還是被命運推向了背叛的道路。

呈現一個如此性格的人,與兄弟情感互動的種種衝突,在面臨迷惑和心中堅持時,各種心理歷程的轉折,使得他的決定和作為,是如此的合乎「真實」。

這個故事裡,沒有好人也沒有壞人,只有三個兄弟「真實」的故事,而真實的力量是如此雋永且動人心魄。

*如狗,愛的魯劇照

3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