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3

給朋友–沒有名字的事實

http://lulato.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html


人很有趣,很多事,只要不給它名字,它就可以不被注意,也不存在,但是它的存在和發生卻是事實。
貌合神離的夫妻,始終不肯把「離婚」說出口,雖然他們的關係已經比陌生人要淡泊。

名字是一種牽絆和承諾,只要沒有名字,那就只是偶爾想到的鬼魂,即使天天被作祟,也不願意和他眼神相對,害怕一幫他找到名字,自己會受到重傷,再也無法復原,欺騙和逃避成了唯一的辦法,可是精氣卻悄悄被這些沒有名字的鬼物慢慢吸走。

最近,我們之間好像也出現了這種「沒有名字」的東西,也許我們都有感覺到,但是卻不願意說出口,怕一說,他突然就有了血肉,成為了事實。

不曉得你最近發生了什麼,也許不好過吧!但是看著你輕易放棄的邀約,心裡泛起了哀傷的漣漪,原來我們彼此離得這麼遠了,已經幫不上你什麼了,這也許是真的,畢竟生活圈圈也都各自獨立,偶爾聚首,交換訊息,也只是輕描淡寫,這樣的聚會已經沒辦法像年輕時一樣帶給彼此那樣的歡笑和熱力,也許吧,隨著年紀增長,背負的愈重,受的傷愈多,付出的時間和精力也愈來愈多,陷在工作和追求生活目標的泥淖裡,常常覺得孤單,遇到困難和挫折時更覺得深深的寂寞,需要朋友伸出援手時,常常獨自一人暗自咬牙苦撐,見了好久不見的朋友,互道一句「你好嗎?」卻仍要笑著回答「很好」,年紀大了卻已不容許抱怨,自己也受不了尷尬,況且那樣漫長又無趣的事,連提都沒有力氣,談談時事,講講笑話,吃完食物,然後回到各自的生活裡,慢慢地學會獨自處理自己所有的事,關上水龍頭,負面的情緒不再泛濫,但是其他的情感似乎也沒了出口,突然間,發現自己不需要任何人,其他人對自己來說都是義務和負擔。

即使你在最痛苦的時候,拉不了你一把,即使你都自己一個人偷偷掉淚,即使你總是用著勉強的表情說「我很好」,什麼都不能為你作,什麼都不能給的朋友,這算是什麼朋友,豈不是比陌生人都還不如,雖然如此我們仍然還是「朋友」,就算看到了你背後的辛酸,也只能默默地揪著心為你擔心和忍耐,不說,是因為「默契」和「體諒」,而非視而不見,就像給你一個代表「我懂」的「拍拍」,希望在你的賽場上,能夠繼續堅持,若獲得了勝利,我們一定是最興高采烈的一群。

歲月在生命裡累積了重量,讓我們之間的語言也變得更內斂和沈澱了,也許彼此都有一些不同和改變,人成長了,友誼也需要隨之升級和更新容量,記憶裡的面孔也不同了,變了,是常理,心變了,想法變了,所以人變了,即然如此就要花時間再看看對方的新改變,找到方法,重新認識對方新發的枝椏和綻放的美麗,給彼此的改變,一些新的空間吧!

每個人踏上了不同的道路,遇見了不同的人們,我們曾經在那段青春歲月裡,彼此依靠,一起經驗過許多,我們是「朋友」,因為我們給過彼此名字,這個記號會呼喚著我們。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