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7

[飼主招募]六個孩子-上

http://lulato.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27.html




就前陣子的新聞,海地地震之後,無家可歸和受傷的孤兒們成了人蛇集團的目標,國際救援組織前腳才踏出帳篷,歹徒後腳就把孩子一把抱走,他們甚至要求助武裝部隊來保護這些兒童照顧中心。

記者訪問了一名海地黑人女醫師,她只是不斷用力的吼著:「Unacceptable…Unacceptable…Unacceptable…」臉上表情糾結著痛苦、無奈和憤怒,那一刻我震動了。

那是多強烈的拉扯,她一定非常深愛這些孩子,但是她盡一切力量,卻無法拯救全部孩子,他們的淒哭和嚎叫,一定讓她的心都破碎了,這一切令人無法承受啊!

因為海地還有成千上萬無法得到救助的兒童,將淪陷進暗無天日的地獄,沒有人敢想像他們要面對的未來,飢餓、暴力、性侵害等…各種痛苦折磨,危險又惡劣的環境,猶如巨浪排山倒海而來,而擋在孩子前面的人們,卻只有一雙臂膀,他們只能抱緊一對孩子,那其他的呢?其他的呢?

愛孩子的人,誰見了這幕還能夠安睡…,每一下心跳都成了胸口的重擊,這種痛苦,是愛的原罪嗎?只能隔著海洋祈求萬能的天主幫助他們,望著星空,偷偷希望那些可怕的事都沒有發生,然後悄悄地遺忘它,直到下一次聽見那些孩子的哭泣,因為這樣的重擔,任誰也挑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換口氣的分隔線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在忘記的隔天,我受邀去參加了一場美麗的婚禮,下午拜訪了這「六個孩子」的家。

我才發現,愛會在你身上燙下一個記號,讓你無法忘記。


被蚊子先生撿到的大大,是個漢草非常讚的猛男,左耳上的傷是迷路時被流浪狗攻擊造成的。


這位蚊子先生,養了11隻狗,待業中,在台北租屋,專長是塗鴨藝術。

「他養父可能是王永慶、還是郭台銘吧…,要不就是被包養…(人家有女朋友)」這是我的第一個念頭。

「養了第一隻拉拉之後,就遇到了大大(也是拉拉),帶回家之後,就又遇到了妹妹(有拉拉血統)、壯壯(還是拉拉),最後就再加上蘇格蘭梗犬,就五隻狗了…。」好青年輕拍著巨型狗頭。



拉拉厚實的熊掌,超萌的!(但不幸被踩中的話,可能比黯然銷魂掌還要更銷魂…)


「接著蘇格蘭爸爸上了妹妹,所以就生了六隻小狗狗…,加起就11隻了。」他娓娓道來,但問題似乎不止是算術那樣簡單。


我倒吸一口氣,還好壯壯的喘氣聲大如牛,低於70分貝以下完全聽不到,我腦袋裡一片混亂,想找一個理性的解釋,眼前的這的好青年,是頭殼壞去嗎?還是左腦損傷,無法對真實世界產生現實感?不過,這樣的案例,似乎屢見不鮮,而且在愛狗和愛貓飼主身上特別容易發生,只要養了一隻後,就會接二連三地養第二隻…第三隻,最後數量就爆炸性的增加,令外人十分費解。

例如:養了五隻黃金的安得烈王子,他只是個小小的研究生,沒有任何正式的收入,在外租屋,仍然不斷地在救助其他的街犬,常常在「帶回家」和「不管牠」之間痛苦拉扯。(他的故事非常轟轟烈烈…是個性情中人啊,唉…一聲長嘆。)

更多的就是愛心爸爸和愛心媽媽的狗場們,他們放棄原本的生活和工作,全心投入照顧狗狗的辛苦勞動中,每天為了募款和棄養的問題,焦頭爛額。

這…這是什麼疾病嗎?之前看到安德烈王子的義行,都會發生心悸的情況,但關上部落格,就離開了我的生活,這次一個活活的案例就站在我面前,眼前這個談吐溫和有禮,不厭其煩談論著狗狗的好青年,百分百就是一樣的症狀啊!

「這樣你…你…活的下去嗎?」我跟阿尼想了半天硬是從腦袋擠出這最禮貌的一句。

他用溫柔到快要融化的眼神,看著狗狗們…,然後笑著。



他沒有說出口,但是我想我聽到了

之前我完全不明白的事,好像開始有一點懂了,但是好痛苦,心跳好快,呼吸好困難,完了…難道…我也中鏢了嗎?原來有養狗的人是感染這種病的高危險群啊!(媽暈船了啦…魯…魯…你要有心理準備啊!媽這下沒養個兩百隻魯弟弟是停不下來啦…。)



這跟我之前理解世界的運作,完全不同啊!生活是要靠「錢」來運轉的,難道中毒之後生活可以改靠「狗屎」「愛」來運轉嗎?中毒之後,黃金在我的眼中變成了狗屎啊!狗屎在我的眼中就是黃金,我要把所有的錢都拿來買狗食,最後精煉成狗屎啊!(狗食和狗屎還有壓韻耶,握拳!)

沒有家財萬貫,也要狗屎萬斤啊!誰說要裝備工作、房子和車子才可以攻打「結婚和生子關卡」啊!誰說要有存款、時間和空間才可以蓋一座三千寵愛的狗後宮啊!那個街友不也帶著一群愛犬在巡視天橋下的樑柱嗎?只要有愛,只要有愛,上主就會給你所需的力量去作你要作的事啊!(例如:中樂透?

那天喜宴之後,阿尼進了醫院,我睡了一個晝夜。


回家之後,魯用力地嗅著我,牠知道媽有什麼事不對勁了。

看到魯安穩地躺在我的棉被上,戴著新娘送給牠的糖果項鍊,專心地啃著牛奶骨。


身體不知那個部位一直在發熱,夜晚裡都睡不著,那個病毒還在,我跟媽媽大人說,如果一直找不到解毒劑,手上這條黑線如果走到心臟,就完了,一定要養隻魯弟弟來救命啊!順便廣發帖子,叫親朋好友都來養一隻,這樣應該能減緩毒氣攻心的速度。

沒想到媽媽大人暗中跟魯為同盟國,要一起抵抗外犬,她居然緊抱著魯,眼中閃著淚光,宣誓說:「我們是一國的!」

「可是…可是…,我有算過塔羅,說魯會好好愛護弟弟,雖然可能一開始欺負牠,但是最後會情不自禁地愛上牠。」

「你聽看看你現在講的話…像是個有正常理智的人講的話嗎?」媽媽大人決心要治好我的病。

「你別忘了…你現在是個………(消音),你現在沒有………(消音),我跟爸馬上退休偽裝成魯弟弟給.你.養…,這樣應該騙得過吧。」在緊要關頭,媽媽大人使出了大絕,一招就打中我的元神,產生了嚴重心魂震盪的情況(「震盪」這名詞最近很紅啊!)

我愣在原地,用西施捧心的招式,按住了心窩,那股黑氣硬是被「退休之氣」給壓住了,但是這個傷,就像魔戒裡佛羅多巴斯金被戒靈砍傷一樣,它可以暫時被遺忘,但是卻不會痊癒。

每次見到魯,就隱隱作痛


延伸閱讀:[飼主招募]六個孩子-下

3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