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8

有媽媽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http://lulato.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28.html



這位身材窈窕的紅衣女子就是我親愛的媽媽大人


我和媽媽差三歲


「你和媽媽差幾歲呢?」這…這是什麼鬼問題?

我們家的業務在看了我媽媽大人的照片之後,居然問了我這個問題,因為我親愛的媽媽大人(小小聲說:雖然已經年屆五十多一點),看起大概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吧!><,所以按這樣說來,我應該回答差3-5歲嗎?(泣..........)


媽媽大人到我家

話說上上星期,搬新家的阿姨們邀她到汐止的新居作客,媽媽大人放話說要來台北住我家,大媽一整個驚慌失惜,除了把家裡大掃除了一番,還把魯認真的洗了一遍,後來媽媽大人有事而作罷,大媽和二媽鬆了一口氣,上星期五下午突然接到媽媽大人的通知,說她要來台北,已經上車了,晚上就到,天啊!魯已經又變臭了!而且家裡也不可能在一瞬間全部清理好,有種被雷中的感覺啊!

更絕的是二媽,本來這星期要待新竹趕論文的,而且她下午突然間雙腳抽筋痛到無法走路,起因好像是因為之前跟同事去玩投籃機造成的,她在中醫院裡被醫生和護士們冷嘲熱諷的笑了很久,在二媽身心都受創的情況下,一跛一跛地和媽一起來到了台北,我帶魯去散步,我們一家人在公園重逢,魯看見對面馬路上的二位「媽」,興奮又抓狂地叫了起來!媽媽大人對魯這點非常滿意,說:「果然沒有白想你啊!

神奇的是,媽媽大人從家裡帶了一大袋的物資和食物上來,還有在家裡準備好的晚餐,雖然人在台北,卻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啊!媽媽大人果然是一種奇蹟般的生物啊!

我家的冰箱被手工饅頭、水梨、炒飯、滷味、海帶、香菇、四物湯、味噌....塞得滿滿的,另外還有毛巾,據說是因為媽媽覺得我家的毛巾跟抹布相去不遠,所以帶來替換!><

媽媽大人:「為何我家到處都是毛!衣服上、褲子上、地板上、床上、棉被裡,連杯子裡也有毛!」
我:「反正毛又沒毒,穿在身上也不會痛。」

媽媽大人:「為什麼魯都一直把屁股推過來給我啊!」

我:「因為牠對自己的屁股很得意!囧」

媽媽大人:「都是你一直跟牠灌輸這種錯誤的觀念的哦!」

我:「......囧。」

媽媽大人:「魯以後死了怎麼辦啊!」
天!這是什麼話題.....思考迴路也太跳tone了吧!><
我:「!!!....就送去焚化啊!」
魯在沙發上呆呆的望著我們。

媽媽大人:「那骨灰別放在家裡,牠會捨不得走,最好是拿去灑在樹下或海裡!」
我: 「嗯....,應該可以吧!...(汗)」(老人家果然都想得比較遠啊!)

魯,如果大媽之後發了,就把骨灰拿去作成鑽石好了吧!呵呵呵......

晚上要睡覺了,魯非常迫不急待地想跟媽媽大人一起睡,她關上門:「你休想!」於是魯被關在房門外,非常不甘心的抓著門,不時還發可憐的咽嗚。

夜深後,媽媽大人因為熱,偷偷地開了個縫,結果睡到一半,感覺到臉上扎扎的,隱約有股味道和熱氣,一睜眼,魯的大眼睛和她四目對望,媽媽大人被牠搞得又氣又好笑的!魯很認分的躲到衣架下去睡,反正別趕牠出去就行了!

快天亮時,魯又跑回我床上,牠的晚上還真忙碌啊,要到處坐檯,一次要侍候三個「媽」。

媽媽大人六點就起床了,而大媽和二媽仍睡得不醒人事,只有魯為了善盡待客之道,跟著媽媽大人在我家忙進忙出。

忙什麼呢?

洗碗、洗廁所、洗陽台、掃地、擦地、刷電鍋、刷卡式爐、整理垃圾......,我一醒來,我家到處閃閃發亮,我還是要再說一次,媽媽大人果然是一種奇蹟般的生物啊!><

媽媽牽到台北依然還是媽媽啊!


和台大醫科生的第一次接觸

媽媽大人和二媽、我,三人一起到大阿姨汐止的新家去拜訪。 大阿姨的兒子是個名人啊!身高一百九十公分,2008大學學測的第六名,今年是建中的榜首,台大醫科的新鮮人。


果然是天才啊!


錄取後還上了「大學生了沒–你夠格上大學嗎?」這個單元,和宅神朱大有過一段對話。


本尊上節目的照片


錄取台大醫學系


以後立志要當個好醫生(好感人啊!!!笨蛋無法達成的志願!)


宅神朱大問了他關於李家同教授對部落格文章程度低落的意見


永學回答只要在指考作文能過得了教授那關,那在作文程度上也應具有一定的水準啦!


小鐘突然插了句話


出乎意料地被永學幽了一默(他說王怡仁配小鐘非常好!><),哈哈哈


評審們哈哈大笑


所以理所當然就通過考驗啦!


這是他們家的寵物鳥–多弟,這隻手的主人就是那傳說中的台大新鮮人

大媽笨了這麼久,實在很難想像聰明人的世界都是怎樣的啊! 想到台大醫科,大媽滿腦子都一直浮現「醫龍」的畫面。(天啊!真是太宅了!)

為了期中考,他在家裡的房間靜靜地K著生物學的原文書,見我們到訪,也出來與和我們打打招呼,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學校的事,看起來就是個和時下年輕人沒兩樣的大男孩。

媽媽大人和二位阿姨聊得非常起勁,大阿姨說想換髮型,所以在二媽的推薦下玩了一下午的「百變髮型」,把臉套在各種千奇百怪的髮型上,笑到全身無力!


左起為媽媽大人,二阿姨,大阿姨

百變髮型」介紹詳見limodo此文,他也是全家一起同樂喲!

晚上,三位媽媽們一邊聊一邊煮菜,玩得不亦樂乎。

我也不禁要說:「有媽媽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吧!

後話:在家裡照顧阿媽的爸爸,得到了媽媽帶回去的捷運貝克麵包,而感受到了小小的滿足和安慰!

3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