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4

[書藉介紹]紅色牧人的綠色旅程_Mad Cowboy

http://lulato.blogspot.com/2010/02/mad-cowboy.html



圖片來源:博客來 .作者:霍華.李曼

為了玩新的線上遊戲,電腦常常掛掉重開,在不停掛掉又重開的時間裡,看完了這本書。

這位瘋狂牛仔先生是美國牧場的主人,他用各種現代化有效率的方式來經營他的牧場,那就是把牛群集中管理,利用化學藥劑無上限地提高肉品的產出,聽起來沒什麼大問題,但是他後來大病了一場,面臨半身不遂的危機,他決定要讓大家知道,桌上的那些美味佳餚究竟是怎麼來的。

看了這些,你才會發現你熟悉的世界,早就已經變了,雞、鴨、牛、羊不是活在牧場上,美好的牧場風光,可愛的擠奶少女,那些只存在在商品包裝的印刷裡。

劃的重點如下:

一、牛吃些什麼?魯吃些什麼?
牧草啊?難道不是?大錯特錯,現在的牛群都改吃飼料了(跟魯一樣),這些「飼料」會讓牛快速長大又長胖,放牧實在太沒效率,而且牧草也太貴了,飼料就從生產牛肉中本身無法食用的廢料,如骨頭、血、內臟等,再進行乾燥和磨粉製造,其中還會加入死雞、死豬、死羊,或是病死的牲口,再加上大量的玉米穀物,還有就是成堆的糞便,這樣還達成了「回收再利用」的目標。

天?牛吃牛?還吃各種牲畜的血肉?最後還吃自己的排泄物!真的完全就是「吃自己」啊!這還是牛嗎?還是什麼妖怪之類的?管牠吃什麼,反正會長肉就是了,到光鮮的餐桌上,沒有人會想到這些肉是怎麼來的,也許孩子們還以為它們都是長在樹上,或是工廠「製造」出來的,而那些雞、豬、羊,甚至是狗的飼料,也差不多是這些成份和配方,糞便送去成份分析,大抵也是蛋白質XX克、纖維質XX克、碳水化合物XX克、維生素ABCDEXX毫克,其他的成份,有害的成份,會標出來才有鬼哩!魯的飼料成份標示,果然令我一頭霧水,我開始懷疑起牠吃的那一顆顆褐色顆粒裡,到底是些什麼鬼東西

二、食人族才會生的病?
這種違反自然的狀態,造成了一些新的問題。
第一就是新的疾病,造成腦部病變,變得和海綿一樣,以前曾在某個食人族中發現過這樣的病症,而現在從牛傳到了人類身上,也就是「狂牛病」,因為我們逼牛吃「自己」啊!

在發生這個病之後,美國的牧場可能更加注意這個部分,所以改讓牛吃大量的家樂氏玉米片玉米穀物,而牛的身體構造根本無法消化穀物和其他的東西,牠們變得非常容易生病和虛弱。

三、喝牛奶還是喝荷爾蒙?
乳牛也好不到那去,為了生產超出牠們身體能負荷的牛乳,可能要被迫施打rBGH荷爾蒙(全名:基因重組牛科生長荷爾蒙,光聽名字就覺得很強大啊!)和抗生素,為了要生產這麼大量的牛乳,牛必須要從骨骼中抽出鈣質來製造,牠們的肩胛骨在x光下看都像波卡洋芋片一樣,雖然後來美國有禁止使用,但是作者說,通常國家禁止使用的東西,農場主人為了經濟考量,仍然會偷偷用,減少劑量使用,反正通常只要不大於0.00xx個ppm就行了,要不然就換一種新的藥品來用,直到它們下一次被禁止為止。

四、雞其實是外星人來著?
雞也一樣,牠們被注射之後,因為長了太快速、太大的雞胸肉,牠們都站不起來,要不然就是跌跌撞撞的,以前曾看過一齣B級科幻恐怖片,有一群地球人綁架了一隻外星人,這隻外星人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大團非常…非常巨大的肉,他們開了一家無本公司,販賣這些源源不絕的「肉」,工人們每天就是拿著電鋸,拚命把肉一塊塊地切下來,第二天牠又會加倍的長回來,外星人似乎會嗚嗚地發出哀鳴,但是天知道牠是不是有痛覺,反正獲利和效率才是最重要的。

這樣的事,在科學發達的今天,感覺似乎不遠了,將來的基因工程可以把牛、雞、鴨和羊,都變得一樣,不會排泄、不用進食、不用呼吸,沒有任何其他的器官,只長肉,每天就是不斷地自我繁殖和複製肉,最好每塊還都一樣大,方便包裝和販售。

五、世界根本不該有那麼多「牛」
牛這個物種的數量,在自然界裡應該跟羚羊或是大象差不多,但是牠是經過人類篩選的「經濟物種」,跟雞、鴨、羊一樣,被大量繁殖,生產肉類,牠們被跟經濟和錢劃上等號,在許多中南美國家和開發中國家,都以牧場經濟來換取生存的空間,利益卻被跨國公司賺取,那些窮困的人民和外債高舉的國家,仍然不斷地被榨取環境資源和人力血汗,例如:墨西哥、亞馬遜河流域國家。

而畜牧業對環境造成的傷害和污染是更巨大的損失,美國大部分的地方,牛根本就是外來物種,人們為了牧場,用焚燒減少大面積的森林,各類生物物種都大量減少和滅絕,植被和森林被破壞就帶來水災,牲口成噸的排泄物污染水源,土地表土被破壞,無法種植,加速土地沙漠化,問題是,沒有作物,就無法養活牲口(吃自己總有吃完的一天吧!),沒有作物,人類會面臨糧食危機。

肥沃的土地和乾淨的水是生命的源頭,再多的數字和經濟理論都換不回一塊沒有污染的沃土,人類的經濟體和工業化的推動,似乎想把地球上所有可見的「資源」,無論是動植物、礦物,都「製造」成商品「出售」,然後「使用」接著「廢棄」,這個過程變成一串抽象累積的數字,這樣不斷的「生產」下去,感覺像是一列失控的火車,正要駛向毀滅,等地球耗盡一切能量時,要花錢跟誰買美麗的海洋、乾淨的土地和空氣,難道要像科幻小說寫的,移民到另一個星球上去嗎?然後花一輩子的時間在懷念地球「過去」美麗的景色?建一座生態虛擬博物館(像銀河飛龍的那樣),才能見到老虎、獅子、大象、羚羊…等,這些「傳說」中的生物。


在這個戰艦上,附有一個虛擬生物倉,裡面的船員常會到裡面去放鬆心情

就在中國人歡度虎年的時候,現在全世界的老虎只剩不到4千隻。

六、營養學和減肥的迷思
不吃牛?不吃肉?不喝奶?不吃蛋?那…根本就沒東西可以吃了啊!那蛋白質和鈣質的來源怎麼辦?人體的確需要蛋白質和鈣質,但是為了「促銷」這些刻意被製造的「肉品」和「奶蛋製品」,怕造成「肉品業和酪農業」不景氣,其實這些需求被誇大了,而且過多的蛋白質,會使血液酸性升高,身體反而必須從骨骼中抽出鈣質來中和,人體本身會缺鈣不是因為攝取不足,而是因為流失造成的。

再來就是關於減肥這件事,這個作者因為改變飲食,居然不痛不癢地瘦了六十公斤,因為美國實在有太多胖子,減肥更是一筆每年動輒上百億元的生意,而且變成一門專門的學問,複雜到似乎一般人無法了解的地步,各種營養學的專有名詞和食物成份的研究報告,更是讓人眼花撩亂,難以實行的卡洛里精密計算,各種是是而非的理論,都為了隱藏一件事,那就是人們想要繼續大吃大喝,卻想要瘦下來!但是再有效的減肥藥和理論都說明了一件事,還是要配合吃進去食物的質量,不能超出一天的需求。(你還是得作一定的控制和節制)

量,吃進去食物的份量,不能超量,質,就是看選擇吃那些種類的食物,如果選擇高糖份、高熱量、高脂肪的食物,那麼一天大概只能吃非常少的量,但是如果換算成蔬果類和適量的碳水化合物,可以吃到有飽足感,而卡洛里仍不會超量,有飽足感,非常重要,只要身體覺得餓,它會自動降低新陳代謝,這時吃得再少,也很難瘦得下來,而且這樣瘦下來之後,因為身體處在不幸福的飢餓中太久,一但復胖都會更嚴重

而作者李曼,只是改變了食物的內容,每天仍然吃得飽飽的,他就這樣瘦了下來。(汗)

七、住台灣超幸福
美國有條罪名叫「毀謗食物罪」,這是什麼罪?難道漢堡會去按鈴申告嗎?聽起來超不可思議的吧!美國脫口秀名人歐普拉就在電視上講了一句「天啊!我再也不想吃漢堡了!」就被告了這條罪,因為她得罪了肉品托拉斯企業,而在美國要經營自己的小牧場、種有機食物,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你在食品和奶製品上標示「有機」、「未打抗生素、荷爾蒙」會被告,因為得罪了那些其他有使用基改種子和荷爾蒙奶的企業。

販售自己未基改的種子,也會被告,因為沒跟企業大廠買種子,妄想污染民眾心靈,說那些基改和添加荷爾蒙的商品是有害的,害民眾對食物產生恐慌。在美國去速食店吃一餐垃圾食物,比去超市買蔬果要便宜得多,這種現象完全是企業操作的商業行為,使得美國人成了全世界最胖的國家。

台灣有政治口水,選舉官司,但是這種食物官司似乎並未發生,而且台灣食物的種類非常地多樣化,新鮮直送,不必花費資源作費力的運送和保存。至於我國肉品業和酪農業是否像美國一樣,高度集中的生產和接近變態的生產方式,我不清楚,即使有,我想也沒那麼嚴重,因為國人依賴肉品和奶類製品的情況,並沒有像西方人那樣大,唯一要害怕的,可能是來自中國的黑心產品吧!

極度資本主義的美國超市裡,幾乎都是跨國企業的產品,所有的產品都包裝完整,展場明亮乾淨,很難看到台灣小菜市場熱絡又混亂的景像,但是市場裡的「產品」,以今日碳排放的觀點來看,是非常大的負債,為了高度集中和提高產能,所以全國的牧場先把牛統一運送到屠宰場,然後再統一包裝,分送到各地的零售商,在過程中,這塊包裝好的肉,已經千里迢迢累積了好幾萬公里的里程,而那個牧場,可能才在你家隔壁。而且一塊碎牛肉(漢堡肉)裡可能含有數十隻牛的碎肉,吃出了問題,也不知道是那隻牛造成的,一污染問題就會很嚴重。

在台灣,除了超市之外,大部分主婦還是會上傳統市場去買菜,那些當季的菜和蔬果,都是由附近的產地種植的,愈是郊區和鄉村這個情況愈明顯,像我家吃的高麗菜和花菜,都是住在後面的阿婆種的。

而最近美國居然想把他們的牛肉賣到台灣來,即使對政治和品質都沒有任何偏見,單計算它漂洋過海和冷凍花費的碳排放,這塊牛肉,真是「貴」得令人嘖嘖稱奇啊!

八、魯真的是一隻野獸
肉食性動物的特徵,一套很短的消化系統,約只有身長的三倍(難怪魯每天一吃完飯就便便),所以獅子老虎吃的那些生的血肉會很快地通過身體離開,若它們停留在體內太久會產生毒素,而且肉食動物的唾液和胃部都充滿大量鹽酸,以幫助消化生肉和骨頭,而且白天睡覺(難怪魯可以從早睡到晚)的夜行動物不需要汗腺,不會經由皮膚排泄,而是用舌頭來排汗,另外牠們還有利爪、有力的下顎和長而尖銳的「尖齒」,好讓牠們能撕開活生生的血肉,牠們不需要臼齒來磨碎食物,或是唾液中的酵素澱粉酚來消化穀物。–摘自書中第209頁


書裡的這一段,我看得津津有味,頻頻點頭啊!對對對!魯就是這樣的一隻野獸啊!(開心)所以牠們的天性對血肉都充滿了欲望,看到在跑的鼠鼠就會自動搜尋和狩獵啊!



最近深受人類的牙齒所苦,看著魯一口雪白尖銳的牙齒,只能大嘆,唉…魯是野獸而我不是啊




延伸閱讀:
這部Food.Inc(港譯:毒食難肥)記錄片,講的也是同一個議題。

2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