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1

[日誌]最近好嗎?

http://lulato.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html


身邊的朋友,都開始有了故事。

刻意閃避著,故事要等價交換,不想被打開,因為大家都趕時間,只需作好索引,跳著章節,挑著歡悅的片段,用輕快的語調帶過,貼好標籤、劃好重點,朋友只要照本宣科的念出來,這樣比較可避免尷尬,然後在最節約的時間裡,下個註腳,再給個建議,就鬆了一口氣,因為完成了任務(功課)。

咽喉卻在此刻被掐住,胸口再吐不出一口氣,沈默…,呼吸著就好,心啵啵地跳著。

有些朋友也這樣說著自己的故事,再自己打上結語,以免別人給出什麼令人哭笑不得的建言,或是像記者一樣下起標題,無奈真實人生通常有過多的空白、衝突和尷尬,只好改寫成荒謬可笑的鬧劇,因為我們是朋友,所以擰著臉笑著相信,其實說者和聽眾卻都不相信,朋友們總是說著另一個朋友的真實故事,說著自己的改編故事。

在大海中彼此打撈著散落的信息,解碼再解讀,然後再說給第三者聽,主角的方位模糊、失溫沈沒,但是故事卻因此被注入了生命,從第三者的口中重生,它們必須重生,因為它們的種子被撒了出去,那不是謠言,就像我們聽著某個陌生主角的熟悉故事一樣,能夠安慰心靈。

說著帶謊的真實故事,還是能安慰心靈,因為它終究還是被說了出來。
寂寞是隨歲月生長的,不被了解和不願被了解彼此灌溉共生,所以學會祈禱,即使傾聽者無形縹緲,但能安慰心靈,因為它終究還是被說了出來。

吃吧!喝吧!美好的食物是聚會中慢慢增長的百分比,身體要的並不多。
說吧!即使我們都假裝聆聽,都假裝相信,都假裝入戲,所有人都是演員,沒有觀眾。
補粉啊!笨蛋,反正誰認得出你。畫張討喜的臉來看看吧!即使正在上演著悲劇,從黑暗中仍傳來如罐頭般的真實歡呼,即使還沒演完,還是會有掌聲從四面八方而來,這是社交禮儀的演練,對了,你的段落在這裡結束了,還有人在等著上台。

不懂呀不懂,哎呀…該去那補習別人的人生,畫重點啊畫重點,沒興趣啊沒興趣,在歷史的唸白中瞌睡,一覺醒來,我這本讀的是誰?

我懂呀我懂,哎呀…該怎樣偽裝不想懂的無奈,重覆啊重覆,時鐘上的指針定逃不過回到原點的命運,旁觀者在滴答聲中應和點頭,滴答滴答落下的是血還是眼淚,同情愈抹愈髒,安慰過期發臭,鼓勵營養不良,你像一縷森林裡的鬼魂,唸再多經文也無法超渡,因為我不是高僧,你聽厭了道理,還依戀著過客的氣味和靈魂,逢初一十五,給你燒香了,給你燒紙了,別再纏了,別再怨了,這裡沒有你要的救贖,回到你的時空裡滴答去吧!

好冷啊!怎會像一條漏了棉絮的被子,棉絮全被風掏出來化作漫天的雪,靠在一起也不暖了,是懂的不對,還是不懂的不對,這一切都不對了,不對了,答案在誰那裡?

你知道「我」有幾劃嗎?你數過我嗎?你寫過我嗎?我的朋友。
問得好啊!那「我」呢?我知道嗎?我來猜猜,還要玩捉迷藏嗎?
還是其實我們彼此都不希望被打開,卻又希望被閱讀。
又當鬼又要躲藏,好辛苦啊!這樣真的有趣嗎?萬一沒有人來找你怎麼辦,要一直一直躲在黑暗的角落裡嗎?
真是好可怕又好應景的心思啊!別玩了,答應我,過完萬聖節,就出來吧!太久沒曬到太陽,會真的像鬼喲!

寫張「我在這裡」的大字報,要記得來找喲。

若我擁有天上錦緞,繡滿金光、銀芒;
若我擁有黑夜、白晝、更漏燈殘,
蔚藍、湛灰與深暗的錦緞,
會舖展在你腳下。
而我是如此貧乏,只有夢。
我把夢舖展在你腳下,
請輕輕地踩!
你踩的是我的,夢。

W.B.Yeat(葉慈)



魯在這裡(跟魯玩捉迷藏通常沒有什麼勝算= =)

2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