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6

[情書]椅子下的情人

http://lulato.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html


今天寫情書,再適合不過。再閃,也天經地義,再閃,也理直氣壯,就今天讓我盡情地閃…吧!(握拳)


__________敬告入場者,請配戴墨鏡,影響視力,恕不負責_________


情人節,我的情人在椅子下喘著氣

空氣藉由你的喘息,發散著獨特的氣味分子,令人感到一股安心的包圍,猶如陷進奶油般的幸福感,把人擠得滿滿的,竟從嘴角微笑的裂隙裡爆漿,流洩出濃郁的內饀,哎呀呀…,你嗅到了,窸窸窣窣從椅子下探出頭來,挨近我的臉頰,你長長的鬍鬚扎在臉上,感覺到你呼出的溫熱鼻息,帶有潮溼的探詢,突然間湧出巨大的緊張感,像兩顆行星彼此靠近,大腦下意識按下一連串空白鍵,時間的滴答聲為此靜止,你伸出粉色舌尖,輕柔地舔去我嘴角上溢出的微笑,像舔去戀人不經意留在唇上的卡布奇諾泡沫,你神秘的品嚐著,那不是一個吻,而是一個戳記,如此炙人,像魔戒上刻印的咒語,宣示著「I Own You」,極致誘人的權柄,至高無上的力量,沒有人能抗拒。

遠處傳來一連串節拍,是你,用尾巴輕輕拍打著心裡繃著的小鼓,咚咚…咚咚…,描述著關於快樂的故事,有時又像狂野的浪潮拍擊著岩石,令人感到陣陣暈眩,閉上眼深呼吸,卻有一道光芒穿過眼皮,來自一道眼神,清澈如水,皎潔如月,天生完美的墨色圓瞳,微翹的長睫毛輕拂,如同被詛咒的黑鑽石,源自遠古的魔力攫住我,以公主抱的方式倏地舉起,雙腳騰空,天旋地轉,又兀然停下,而眼神卻像雕像定定地盯著我,如同在旋轉木馬旁等待的戀人,無論轉了幾圈,轉到那去,你永遠等待著,注視著我,不論何時停下來,你都早已準備好最熱烈地的擁抱,撲向我。

你的瞳是如此的黑,卻如此透明,看得見一切,也吞沒一切,看得到你要給我的一切,卻也吞沒我所有的思緒,你的雙眸是個小宇宙,裡頭孕有吞沒所有憂慮和雜念的黑洞,在那樣的注視下,我已不是我,彷彿被投入滾筒洗衣機中翻攪、旋轉、脫水、抽乾,層層淨化,格式化後回到初始,變得簡單又原始,像個未上釉的素胚,而你的注視化作一場酷夏的午後大雨,滂沱而至,我全身每個細胞都渴得尖叫,發狂似地吸吮著它,好使其進入身體成為自已的本色,一剎那間,我攀上了巴比倫的高塔,伸手觸及了某種奇蹟,我進入了你,甚至成為了你,純然的喜悅,如同錐型餅乾筒被擠入了冰淇淋,啤酒杯頃刻間被注滿了冰涼的金色液體,我全然喜悅著,就像新生第一次感受到喜悅。

神袛一般的存在,卻抬頭仰望我,無瑕的天真,純粹的美好,充滿生命力的誘惑卻毫不邪惡,每一次瞥見你,都像剛從天堂墜落在我家沙發,然後命中注定要愛上第一眼見到的我,每一次擁抱你,都像觸摸著天上雲朵,嗅得到來自原野的訊息,幾乎就聽見草叢裡的蟲鳴。

啊…陛下,My Love請賜我榮耀讓我親吻你的腳趾,吻著你那戴著天鵝絨般的獸爪,連五音不全都想發出詠嘆,連目不識丁都想為你寫詩,不必是米開朗基羅也能欣賞你的美,也不必是帕華洛帝也能聽懂你低吟的樂音,更不必是孔子的弟子,也明白你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的道理,我可以與你辯論哲學,亦可以和你玩最簡單的遊戲,我不必是誰,或成為誰,你都願意盡力來取悅我,也許是柏拉圖式的心靈交流,彼此靜靜地坐在沙發上發愣,看著時間的落沙流逝,有你在的空間裡,就是一幅圖畫,如同置身藝術聖殿的羅浮宮裡,只要身在其中,就成為一種享受,就擁有一種意義,就形成一種價值。

再者鎮日親吻擁抱你,發癮似地在你雪白的毛皮上摩挲,頭枕在裡頭聽著你的心音啵啵跳動,這是從肉體上獲取的快悅,抑或帶著你一起出門奔跑,看著你朝向獵物如同箭一般射出,看著你回應我的呼喚,朝我飛躍而來,如同在探索頻道看過的畫面,如果我即將逝去,一生種種即將從眼前閃過,但願能再見到這些片斷,此生便足矣。

蜷曲著翅膀,伏在椅子下的情人啊!我懂你只能陪我一段日子,就要飛返天堂,你因為愛著我,而願意停留在這個時空裡,那天有人問起你,我會說你像唐三藏的白馬,負載著我去冒險取經、打怪撿寶,遊歷這個世界,沒有你,不會有這麼棒的旅程,也不會有這麼精采的故事,你說要帶領我前往西方極樂世界,其實我不必去,我們一起分享的當下,就已經是極樂世界了。

親愛的,你給我的不僅是愛,更是我的救贖。



8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