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6

[桌面]You are my angle

http://lulato.blogspot.com/2008/11/you-are-my-angle.html



1280x1024 點此下載

綺小麗是大媽認識近十年的好友。

大學時代,她是大我一屆的學姐,我們一起當了3年的室友,雖然我們不同系,射手座本著熱愛朋友的天性,照顧天然呆的大媽不遺餘力,她畢業那年,大媽突然間才有一夜長大的感覺。

她要畢業的那個晚上,突然體會到什麼是「離愁」

從小學到大學畢業,向來對灑狗血的道別場面,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小時候畢業紀念冊上寫滿的「勿忘我」,大媽看了會臉紅,那個年紀裡,這是一場童年的遊戲吧!居然只有我認真了!

「勿忘我」只是一句增加感傷氣氛的用語,對我的超微型暫存記憶體來講,負擔太沈重!怎麼可能不忘,進到國中的第一個學期,我大概就忘了一半小學同學的長相,那些寫在精美畢業紀念冊上「情誼永在」的深情字句,氾濫的「諾言」,便能預知在典禮的隔日,即將被大量背叛,而我在11歲給出的「永遠」,令我有種「背信者」的罪惡感,我就說只有我認真了吧!

我的畢業生致詞,把台下的師長和同學們搞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實在的,我被嚇到了!這是真的嗎?原來我居然是個沒感情的傢伙,原來我們的情感有這麼深厚?大媽也哭了,多半又是因為罪惡感,同學對我這麼「用情至深」我居然一直都不知不覺,一個小學畢業生能背負著這麼多罪惡感也是不簡單啊!

不過在典禮下午,一切又靜悄悄地回覆了原樣,傷感居然像一場電影,散了場,只有大媽還坐在裡頭發愣,大媽的人生常會踩到「會錯意」這條線,此時似乎就有跡可尋了。

高中畢業,一個很談得來的好友對我生氣,因為我沒有在這重要的日子裡送花,作出象徵友誼的表示,大媽萬分不解,友誼不是長久的嗎?來日方長啊?當然還是急忙補上了我的歉意和心意,之後因為大媽被動的人際關係,失去了聯繫,但她教會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愛要表達」、「愛在當下」、「感受現在」。現在想來,那應該算是我收到過最好的畢業禮物吧!

原來人的感覺、語言和情感是一種進行式的活動,這些值套在「此時」計算結果為正確,友誼長久,來日方長固然沒錯,但過了這個時間點,同樣的情感、語言和行為卻怎樣都錯,怎樣都不對了!

這就是「一朝一會」,「看現在」啊! 現在想哭就哭啊!不要把「天長地久」認真的放到實驗室裡比對驗證,不要把「承諾」和「感覺」都倒到理性和現實的試紙上嘲諷,這不是自我偽裝,也不是憤世的反諷,更不是對人性的不信任,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大媽才漸漸解開童年的疑惑,那些因為畢業而感傷的同學們,並非偽善或虛假,他們是完完全全地投入在當下時空和情感裡,下一場人生的劇目上演,他們仍是全力投入自己的喜怒哀樂,也許行為和情緒和過去完全牴觸,那就且稱它為「成長」或「演進」吧!正所謂青春無敵、熱血無罪啊!

人生是一種在時間軸上前進的動態,人總是不斷地改變,時高時低時好時壞而與過去的自己不同,這種情況,而大媽卻誤認那是一種背叛、一種無法抵抗的虛偽和謊言,不信任衍生出傷害,便習慣把自己抽離人群,抽離時空,抽離自己的情緒,想用全知的角度高高地審視、評斷著這場當下看起來可笑的演出,所以常有「站在舞台上,卻沒有表現出情緒」的情況,朋友說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還有人斷言我「上輩子是恐龍」,所以老是慢好幾拍。

時間長了,我發生新的問題,我覺得自己像星艦奇航記銀河飛龍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裡的「百科」(生化人),我羨慕起他們那些可笑的樂趣,我好奇著人們,為什麼會有那樣激烈的反應,這樣的作用,更加深大媽的宅化和社會不適應症。


銀河飛龍裡我最喜歡的角色的「百科」Data

因為沒坐過雲霄飛車不會瞭解尖叫的快感,沒愛過怎會知道離別的酸楚,直到加入演出,才會發現自己演技更加拙劣,背叛、出爾反爾、耍賴、任性,人性弱點我樣樣不缺,舞檯燈一打,無處可躲,因此我學會寬恕(回覆技?),絕大部分是用在自己身上。

不管再怎麼躲,總會遇到一個吸引你目光的人,她讓我想學會「照顧人」絕技能力,即使我一點天份也沒有,後天也不怎麼努力,但我還是很神奇地加入了社團,朝成為「熱情、親切,會照顧人的學姐」的目標邁進,但日後居然走火入魔修煉成一個迷糊、爆笑但很會重灌電腦的阿宅學姐

她畢業的那天上午,捧著花出現在宿舍的服務台,陽光有那麼耀眼嗎?我連她的樣子都看不清,心跳太快令我暈眩,我想衝上去抱住她,像海角七號阿嘉對友子說的那句:「留下來!不要走!

她畢業之後,我好像才有第一次離家,一個人生活的感覺。

她畢業後當了二年的小護士,雖然如此,她並沒有從照顧我的工作裡畢業,不管她到那裡玩,都會特地騎車把特產送到我家門口,常在覺得寂寞的晚上,就收到她烤的起司蛋糕、吐司和餅乾,常在快要餓死的假日,就接到她邀請晚餐的電話。

之後她交了男朋友,而她的男友(現在是老公囉!)也加入了照顧我的行列。

記得4年前,大媽搬家急找幫手,她不在,沒想到他的男朋友居然就這樣誤打誤撞的接了電話,作了一個下午的搬運工,那個令人窒息的溽暑午後,他滿臉通紅的累癱在雜物堆裡,氣若遊絲地說:「下次搬家請找有電梯的房子吧!」(因為那次搬家是從5樓搬至5樓,所以一趟共要搬10樓哩!)事後,我才知道他有氣喘,歷經這番折騰,差點去了半條命!

但大媽的日常生活仍然是的事故頻傳,包括半夜被鎖在辦公室外(事件詳見連結),鑰匙、手機、所有的東西都被鎖在裡面,無法回家,也記不起任何一個朋友的電話,又急又慌地在外頭瞎忙了一夜,最後還是她對我伸出了援手,我還記得那個晚上,大媽像個遇到山難的旅人,縮在他們家裡的沙發上,喝光一大鍋他們為我煮的紅豆湯,味道不記得了,只記得碗裡冒出的熱氣,漸漸把我一整夜急促不安而的擰緊的心跳都蒸鬆放軟了。

「我機車.....停....停不下來。」綺小麗常會接到我打來的求救電話。
「為什麼?」
「因為機車騎一騎,鑰匙不知掉在那裡?我家鑰匙也在上面,我回不了家.....,只能在外面一直騎,一直騎,車又停不下來,怎麼辦?嗚.......。」如果是我的朋友打來這種電話,大媽額頭上應該會出三條線吧!是什麼樣的生活丁丁,老是把自己搞到進退維谷的地步啊!
「不要急!先騎回原路再找找吧!」她的聲音令人心安。
爾後,她在晚上接到我的電話,第一句總是問我:「怎麼啦?又出事了嗎?要我去救你嗎?」,大媽只能呵呵苦笑。

在今年(2008)初,她成為了人妻。
「將來我搬回台中,以後誰來救你啊?」(為什麼老是有人對我說這種話?)她跟她老公開始很熱烈地討論要把我託孤給誰的話題。

我在某年聖誕節收到生日禮物,是一件雨衣,因為某日她搭我的便車發現我少了一件雨衣,她總是能發現我少了什麼。

她要生日了,大媽卻苦思不知要送她什麼好,因為長期耽溺在她的照顧和體貼裡,居然很少用心地觀察她究竟喜愛什麼、想要什麼,這樣的念頭讓我心中充滿了歉意。

我知道,我送她什麼,她都會說好,她喜歡朋友、喜歡美食、喜歡烘焙,喜歡旅行,喜歡拍照,喜歡絨毛玩具,喜歡DIY,喜歡哈哈大笑,喜歡........。

列了一排,我仍不知要送什麼,百般無助之下,只好又救助大媽的又瞎又扯的神算烤餅機....,結果居然是.......。

感覺起來,還是沒什麼太大的幫助啊!Orz

最後這三項進入了決選,據二媽說感覺很像公司年終尾牙的獎品。
1.烘被機

2.咖啡機

3.可愛的懷爐

最後我和Eshana選了其中一個合送給她,至於是那一個,那就要問本人囉!

最重要的還是–
親愛的綺小麗,生日快樂!

2 意見:

張貼留言